逗分享百度网盘资源

太阳底下的新鲜事 20世纪人与环境的全球互动pdf

发布于 2020-04-04
20

太阳底下的新鲜事 20世纪人与环境的全球互动 内容简介

人类自从400万年前出现之后,便不断改变着地球环境。到了20世纪,在这世界环境史上相当挥霍而奇特的100年里,我们改变生态系统的程度、规模与速度均为人类史上首见。许多足以造成生态变迁的现象以惊人的速度出现:丰沛的廉价能源与水源、人口大幅增加、经济快速增长,与之相伴的,当然还有亚马孙雨林的退化、印度尼西亚的森林砍伐、伦敦的空气污染以及愈演愈烈的全球变暖……

20世纪环境变迁的规模与强度之大,使得许多在过去1000年里仅限于地方性的问题,成为全球共同关注的焦点。20世纪人与环境的全球互动,使得未来社会与生态的关系成为人类再也无法回避的重要课题。《圣经》有云“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在巨变的20世纪,这句话早已过时,太阳底下发生了太多新鲜事。

《太阳底下的新鲜事》是综观20世纪世界环境变迁的史学力作,荣获美国世界史协会2001年度*佳图书奖及森林学会图书奖。《泰晤士报》将本书评为“优秀卓越的科学作品”,英国近现代史大师霍布斯鲍姆盛赞本书是他“今年读过的极具原创性的历史佳作”, 大历史学派创始人大卫·克里斯蒂安称它是“历史学家明确宣称20世纪是全新的,我们正处于一个新时代——‘人类世’”。

太阳底下的新鲜事 20世纪人与环境的全球互动 目录

致中国读者/约翰·R. 麦克尼尔

推荐序/保罗·肯尼迪

作者序

致 谢

序曲:一个挥霍世纪的怪象

第一部 星球运行的律动

第1 章 岩石圈与土壤圈:地壳

第2 章 大气圈:都会的故事

第3 章 大气圈:区域性与全球性的历史

第4 章 水文圈:水源使用与污染的历史

第5 章 水文圈:耗竭、水坝与分流

第6 章 生物圈:捕食与被捕食

第7 章 生物圈:森林、鱼类与人类入侵

第二部 推动变迁的动力

第8 章 更多的人口,更大的城市

第9 章 燃料、工具与经济学

第10 章 观念与政治

尾声:未来该何去何从?

注 释

参考书目

太阳底下的新鲜事 20世纪人与环境的全球互动 精彩文摘

第3章 大气圈:区域性与全球性的历史

这就是地球共同沉浸其中的空气。

——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自我之歌》(Song of Myself)

从前面几个主题可以看出,20世纪都会空气的发展史各有不同。一方面,在墨西哥市或雅典的案例中,污染较以往更为严重,伦敦或匹兹堡的案例则有所减缓。另一方面,区域性与全球性的空气污染,在过去任何一个世纪中都相当罕见。

1870年后的区域性空气污染

家用炉灶从未造成明显的区域性空气污染,连汽车也很少。区域性的空气污染需要众多工厂大规模燃烧,产生滞留在空中数天或数周的污染物质(也就是所谓的滞留时间)。区域性空气污染的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微粒及氧化氮,滞留时间较长,使其停留在高空并随风散播。当重工业享有极高的特权及政治影响力,当地主的反对无足轻重,当肮脏的煤炭成为最廉价的燃料,还进行大规模冶炼作业时,严重的区域性空气污染就会产生。

有时候光是一座熔炉就足以造成污染。第二次工业革命(约在1870—1914年)需要大量的铜及其他原材料,西班牙、智利、日本、北美,最后连非洲南部都因此开始大量采铜并进行冶炼。在西班牙,力拓集团(Rio Tinto)的矿场自腓尼基时期便间歇开挖,19世纪70年代则由新接手的英国业主进行升级,很快就开采出大量欧洲新兴化学工业所需的低质量矿砂及各种硫酸。矿砂当场进行冶炼,以露天方式燃烧成堆木炭,使得附近降下酸雨。一名英国商务代表承认:“喉咙与眼睛刺痛,所有的铁都腐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植物根本活不下来,动物也难以生存。”来自力拓熔炉的污染让矿工、农民及其家人团结起来抗议英国业主(1888年),造成45人死亡,成为西班牙劳工史上最关键的事件之一。在这里,污染让整个社区团结起来,成为1914年之前劳工运动的特色之一。但此时期污染与抗议的规模仍属中等。

在20世纪,镍和铜一样成为工业及军事制造业中的重要成分之一,冶炼规模之大,力拓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安大略)萨德伯里镍矿的熔炉,还有(秘鲁南部)伊洛(Ilo)附近铜熔炉所产生的有毒烟流,影响了附近数公里范围内的植物及动物肺部。在1888年与20世纪20年代间,萨德伯里露天烘烤式的熔炉造就了一座黑色沙漠。附近农民抗议均告无效,直到1972年建了座比埃菲尔铁塔还高的工业烟囱排放硫,并散布至附近大片区域。伊洛的熔炉于1960年启用,四年内甚至连200公里之外的农民,都发起诉讼要求赔偿作物损失。西伯利亚西南部诺里尔斯克(Norilsk)镍矿熔炉所造成的损害更为严重。这座熔炉位于1935年后由古拉格劳改营犯人所兴建的超大型冶炼厂区,由斯大林的秘密警察经营。诺里尔斯克逐渐扩大成为北极圈以北最大的城市,是苏联军事工业区的一大堡垒。它所散发的污染造成相当于康涅狄格州一半面积的针叶林死亡或受损,并且损害居民肺部,即便以苏联时期末期的标准来看都已造成严重健康问题。诺里尔斯克男性罹患肺癌比例为全球之冠。在20世纪80年代,诺里尔斯克工业烟囱喷出的二氧化硫,比意大利全国总量还高。俄罗斯科拉半岛上其他镍熔炉所造成的酸雨,范围远及瑞典与挪威,并且向东飘向摩尔曼斯克(Murmansk)。

一座熔炉已够糟糕,重工业群聚可能更加严重。19世纪末起有好几个这样的群聚崛起,有的是因为国家政策扶植[苏联的顿涅茨克(Donetsk)或马格尼托哥尔斯克(Magnitogorsk),波兰的卡托维兹(Katowice)];有的是因为同时拥有煤炭、矿砂与市场(鲁尔、英格兰中部、北美大湖区);有的则是两个条件兼具(日本阪神地区、美国大洛杉矶地区)。这些至少在1975年前堪称20世纪经济增长火车头的大型工业区,都制造了大量空气污染。鲁尔与“硫污染三角带”成了一个有趣的对比,突显出政治对污染的影响力。

本站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